谁能言富

2017-02-07 20:07

看到那个老奶奶的一瞬间,我微微怔了一下:她多像我几年前逝去的外婆。她坐在南门地下商场的入口处,像是走累了坐在台阶上休息。她的上身穿一件干净的淡青色布褂,花白的头发整齐地向后拢起。若不是身旁那个扔着几个小钱的白瓷缸,很难把她跟乞丐联系到一起。

她的面容和我逝去的外婆一样,慈祥中饱含苦难与沧桑。或许她是第一次上街乞讨,明显有点难为情。她甚至不知道该向谁讨要,怎样伸手去要。她只是不安地坐着,白瓷缸放在地上,已经是半瓷缸了。里面散扔的几角小钱,说明在这个繁华道口进进出出的人群中,还有几个自觉自愿的施舍者。

我已被讨要过无数次,也曾让多少双伸向我的手失望地缩回去。他们要我也想要的东西。我确实没有多余的,只能低着头匆匆走过去,为自己没钱给他们而羞愧。

从这个老奶奶身边走过的一瞬间,我突然感到这个老人的一角钱就装在我的衣兜里。我是什么时候从她身上剥夺来的呢?她又是什么时候施舍给我的呢?

我禁不住往外掏钱,才发现身上最小的钱是一张十元票。我找遍了所有口袋,没有零钱。那个老奶奶一直看着我翻找。最后她失望地低下了头。她不敢奢望那张十元票,她讨要的只是一点零钱。我听见过往者大都扔下一句“没有零钱”,扬长而去。

我一直认为自己并不贫穷。我靠工资和稿酬维持着简单的温饱生活,也曾一度对十元、几十元的小钱满不在乎,可以不假思索地花掉它。因为我相信我会挣回来。我还年轻,有得是时间和精力。

当我把掏出来的十元钱装进衣袋的时候,才发现自己是个穷人,已经穷得施舍不起十元钱,穷得没有了怜悯心。

再回头看这位老人时,心中已涌满羞愧与酸楚。觉得她就是我几年前逝去的外婆,在世间我们互不相识。

我们都会活到这个年纪。年轻时我们拼命工作、挣钱,以求什么都干不动时能有一笔钱,一间属于自己的房子……那个老奶奶为何到老还一无所有呢?看她沧桑的脸和弯曲的脊背,她肯定是辛辛苦苦操劳了一辈子,为何还挣不到一点养老金呢?她辛劳一世的报酬呢?她的钱呢?

我没法去问这个老人。这不该去问她。她的贫穷是无辜的。该自问的是我们——街上行走的每一个有钱和没钱的人。一个可以做我们奶奶的老人,贫穷成这样,我们——谁能言富?

再一次经过这个道口时,那个老奶奶已不在。台阶上趴着一个脏兮兮的男人,蓬头垢面,几乎全身匍地,双手贴地伸出,不住地以头磕地,向行人讨要。我准备了零钱,但没有给他。我不同情故意作践自己的人,尤其是为几个零钱。这是卑贱的不礼貌的乞讨者,他在用自己的身体作践人。他让我看到人性中令我厌恶的那部分。

网友黯黯明月推荐

收藏
相关阅读
评论列表(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,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)
文章分类:黄石社会 去首页:黄石在线 重点关注: 黄石新闻网 黄石实事新闻 黄石新闻 黄石新闻直通车 黄石名人 ? 2015-2021 黄石在线www.ihuangshi.com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站内内容未经授权使用,将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力 鄂公网安备 42020402000005号